群山丨祝立根 : 深蓝(组诗)

祝立根:云南腾冲人,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参加第32届青春诗会等。曾获华文青年诗人奖等。出版诗集两本。第16届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

深蓝

我的祖国是一张泪水纵横的脸

河流,不舍日夜,从那儿运走悲喜

 

我终于来到了大海边,喝了一口海水

泪水,终于从她的腮边,流到了我的嘴角

 

孤山上

残兵、悍匪,舍身崖上的

报春花……到过这儿的人

都是些孤注一掷的人

我没有背负过多的凶心和利器

也没有,多余的慈悲和恻隐

但一个人坐在这波涛环伺的孤岛之上,望着

送我来的小舟,匆匆离去

我依然体会到了那种与世为敌的孤傲

和走投无路的伤心  

 

遥远的青冈县

辽阔,也是一种无望

诗人张常美跟我说,平原上

每一个仓惶的人,都会引颈眺望

像灰鹭,落日中的

一截木桩。困身于自我

我已经习惯了视己身为世界的边疆

但用肺腑度量人间的冷暖

类似于一株被西风追打的,青冈县的白杨

我们都醉了,那天晚上

反复念叨着,地下逃亡的猛犸象

它穹顶般的肋骨,边跑边散落的肋骨

曾经怀抱过一颗怎样的心脏

那天晚上,烈酒击溃了我们的普通话

暴露出他裹挟着风沙的山西腔

以及我翻滚着泥石流的云南调

但我们都能听懂,彼此的叹息

虚无中的雪花落入虚无的叹息

那天晚上,平原上的月亮小如弹洞

黑暗,笼罩着广袤的流域

我用一个南方人的肉身和灵魂

体会着北国之冷

他一直用遥远的非洲太阳

反复重塑着,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乌托邦

  

小叙事

杨树只需向上,它们会长成翻滚的旗帜

小麦正直,像一个个钢针的方队,阔步走

……在辽阔、苍茫的原野上

只有人需要不停地折弯自己,只有人

像风中羞愧的稗草,他们总是关节疼痛

灵魂疲惫,像孤独又笨拙的

大象在流浪


烟花

我羡慕背着乳房去流浪的孩子

大海上,他们长成了高大的椰子树,一朵又一朵

烟花。我姓祝,祝愿的祝

祝福的祝,身体里藏存着祖先们

沉沉浮浮的爱和担忧

我名立根,站立的立,树根的根

我的父亲和母亲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在我还未出生时,他们就开始祈祷

立根,立根,他们的叫唤像一叶孤舟

立根,立根,人海人潮里

我的妻子渴望找到一块可以依靠的礁石

这愿望的美好,让我写波涛翻滚的诗

让我远行时不敢看他们的眼睛

让我摸了摸孩子的头……这美好

我也愿与你一起分享——祝立根

祝立根——祝你到那儿都能落地生根

即使在这吞咽的大海上,你和我

只是一朵又一朵,风中的蒲公英

爱离别

出门相送白云

或与疯狗对持

他都身穿黑衣

一面悬崖

浮世的路途上

挤满了陌生的赶路人

他在那儿面壁

发呆,和松针上的露珠

探论人生

像一个幽灵

也像一个孤儿

我每天都会碰上他

向他问好,在镜中

双倍的距离

让他身处阴郁的地下室

你好!你好吗?

你还好吗?

有时候我很恨他

我向他夸耀人间的烟花,圣山的雪光

他总是报以相同的动作和口型

像戏耍一只动物园里的猴子

有时候,我又很怕他

在流水的两岸

他指着流水里那个挣扎的人

对我说,你看看你自己

像不像一个小丑,像不像

一个快被淹死的人

言语里,充满了少有的悲愤和怜悯

就这样,我们一起在人间

相依为命,对同一件事物

发出不同的赞美和叹惋

三十多年了,其中的

每一次走失,每一次

无缘由的痛哭

他都总是站在我的身后

轻拍着我的肩膀

那眼神,像极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

我的至爱的亲人


群山

落在群山中的雪

落在了你的肩膀上,脸颊上……

来年春天,群山会报以汹涌的绿意

但你不知道,在幽暗中要囤积多少

白发,才慢慢从你的身体里长出来

泪水,要历经怎样的旅途

才从你的眼眶中,缓缓地流出来,你不知道

落在你身上的雪,是怎样的爱

又或怎样的怜悯与惩戒


回答

北山离我最近,就爬上来

喘一口气,坐一坐

活着是一个溺水的过程,挣扎

出自本能,也出自一点生而为人的责任和勇气

你看山下大城,尘烟翻滚

状如煮沸的苍海

身后小寺,晾晒的经书在风中乱飞

我是不是该有一个幸存者的

战栗与幸福?但来不及了

太阳快要落山,我得埋掉心事

整理衣襟,一个人下山

像一个英雄,一个踌躇的

孩子,令人更为悲伤的是

当我投身黑暗,山下那片汪洋

已经灯火阑珊,处处传来了塞壬的歌声


兰坪县掠影

霜地里偷麦种的田鼠

不要惊动它们

卵石上的洗翅膀的灰鹭

不要惊动它们

一只蜂鸟的爱情

弹口弦的普米族姑娘,不要惊动

借一小块阳光,睡在街角的那个人

不要惊动搬家路上的蚂蚁

多余的怜悯和叹息,都是它们无法承受的

闪电与雷霆,它们那么小

那么幸福,它们

正扛着一个个小小的月亮在赶路

 

契机

飞机已过万重云山

我们还在背后的城市里

猿吼,生养,顶着大雨送孩子去学习

闪电带来惊惧,他抓紧了我的手

看了我一眼,闪电

也带来火种——我一直试图向他解释

为什么人们总是一手举起石头

一手又忍不住掩面痛哭


苍茫

父亲是一座休眠的火山

他头发灰白

一生栽种茶花

大叶乔木又细又长的黑枝条里

运送着焚烧天空的烈焰

母亲也是一座休眠的火山,一生

都在埋头劳作,囤积岩浆

她种植的块茎

是她对抗不安的,一个个小小的粮仓

在同一块自留地里

他们开展了持久的拉据战

父亲,希望热爱和理想的空间多一点

母亲想要多收集几缕现实主义的阳光

他们为此争吵、爆发……火山灰

曾覆盖了灶台、暖水瓶

他们目力所及的旷野和群山

直到晚年,他们终于达成了谅解

像一个人,容忍了灵魂和身体

彼此撕裂的上升和下沉

像他们的孩子,在地里生长

继承了土豆的卑微与质朴

对头顶的蔚蓝的大海

又一次次想要贡献

节日的焰火,和鲜艳的锦缎

 

参观纺织厂

是锄头,就该拼命挖

是镰刀,就得不停地挥动

是手,就要分开荒草、握紧粮种,放弃

希望,从一双手交给下一双手……

……都是机器上的一部分,无一例外

继承了整齐划一的动作和命运

我的祖辈已经离世多年

我的父辈,正在慢慢凋零

作为替换下来的零部件,他们

小小的胸腔里,也曾发出过马达的

轰鸣与战栗,却一直没人在意

一直被更猛烈的轰鸣和战栗所淹没


死海

她一定私藏了一些泪水

让她找糖果的女儿找不到

让她找针线的老母亲找不到

让他自杀而死的丈夫

再也找不到,让所有苦命的人

永远不会溺死在她的怀中

这高浓度的咸水湖,拒绝了

所有人的自杀行动

包括她自己

 

明月照何方

一个人坐在孤独的路灯下

抽烟,也是一种奢求

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明月了

身体里积攒的白

全都供给了骨头和发须

而我还有家人要爱

有不可知的未来需要支付善意

更有胸中无尽的波涛,像归乡路上的雪山

需要一一去点亮……真的

想为自己储备一点柔软的光亮

真的可惜,这么多年了

我始终无法从迅疾的车灯和匕首那儿

讨取一点点散碎的银两

它们总是一闪而过,迅疾、锋利

贯穿了我的胸膛,继而留给我

无尽的黑夜,以及一阵又一阵缓缓抵达的

沉闷的兽吼

春天的梧桐

无论如何,这是个艰难的、洗心向上的时刻

人民西路的梧桐又绿了

以及环城西路的、整个城西区的

梧桐,响彻着细密的爆裂声

像烟花。用了那么漫长的时间

终于扒开了胸口的雾霾,撕开了骨头

喷射而出,从来没有料到

一只伸向天空的枯手,生的渴求

那么强烈,从来没有料到体内的暗流

那么汹涌——涌到哪儿哪儿的骨头就会开花

涌到哪儿哪儿的伤口,就会愈合

愈合成一声压住舌根的鸟鸣~

那么多的鸟鸣!

算不算一个奇迹?

 

寄远

山川已是大工地,我们已经在城里

埋下白骨,一排排,一堆堆

在地底跑来跑去,在电梯里

上上下下,往天空搬运骨灰和叹息

哦!我们归葬的地方熙熙攘攘

水拍高楼,发出汽车的兽鸣

落日在所有西向的空谷中

坠毁。好景致!好风水!

在这儿,我们玩着相互拆迁的游戏

我把你的反骨拿掉,你把我的脊椎握在手中

我们还用我们的下颌骨

小肋骨,互相撕咬

撒娇。这就是我们

真实的生活,像一条条流浪狗

居无定所,食不安心

却整天想着讨好遗弃我们的主人

这就是我们彼此为彼此写下的墓志铭。

 

轮回

此刻我在马路边收取着这些:

撒手而去的树叶、一只蝴蝶的独舞

断臂男苍凉的歌声、中医馆

熬了几世纪的药,在秋天

我还收取过祖母的呼喊

舍身的米粒和明晃晃的汤汁……

当然远不止这些,我未提及的春天、夏天

冬天,我都签下姓名

填下简历:某年某月~某年某月

中间的海,我已不想再一一填平

那么多阴晴、冷暖,那么多

波澜,都曾喂养我。我知道

有一天它们将会再一次被取走,那么多

悲欢,那么多吞在肚子里烂在肚子里的

秘密,都将交付秋风

而寄往地不明


在西盟县的许多个一刹那

他愿意,在这儿,簪野花

戴露珠,做一个人间的好客人

每天吸的空气,没有别人的鼻息

每天吃的和喝的,也不会遭到注水

灌满怨恨和毒素

他也愿意,在这儿,每天

兴高采烈地打鼓、歌颂

把短暂的一生,过得无限的阳光明媚

没有什么比这更欢愉的了

他当然愿意,在一张作战地图没有标注的死角里

喝糯米酒,坐在芭蕉树下

打瞌睡,任由怀中的刀斧,长出了青苔和锈蚀

还有他,他和他,以及他……

他们都愿意,活得干净、干脆

在西盟县,处处都荡漾着乌托邦似的

天堂之美,他,他和他,还有他……

一次次地从我身体里出走

仿佛我的身体里,关押着的

从来不是什么猛兽和冤魂,从来不是

而只是一个个倍感屈辱的

折断了翅膀的天使


汪洋

走丢了,她想找回来

头顶雾露的大妈,逢人便问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一半埋入沙,一半

被水洗得面目全非,电话那头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理解出于个体的极度孱弱

街上吼叫的男子,把自己

扮成一个恶棍,“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每天,收银的女孩在一张张纸币上

写自己的名字,渴望着

它们飞去又飞回……

多么令人叹惋!公园里刻自己名字的人

全都很年轻,全都又加入了集体主义的大合唱

同质化的口吻,像秋风

一个又一个,灌装滩涂上的空贝壳

——他们在唱,又仿佛在呜呜哀鸣!

还请不要撕开荒草,念响

坟碑上那些溃逃的人名

一个又一个,搁浅的漂流瓶

装着一个一个无法摆渡的汪洋。

 

参观钢铁厂

原来我在这儿出生,身体的模具里

藏存过那么多岩浆般的热爱和体温

原来我在这儿长大,在这儿

一寸一寸变冷,一天比一天变得坚硬

锻造了那么多的薄刃和长钉,原来

我就是我自己的镣铐

刑具,头顶上叮叮当当的铁链和铁钩

我就是我的白肋骨和灰穹顶

一直庇佑着的,一颗滚烫的落日之心

轰隆隆的炼钢炉,我在这儿受审、反斥

成为了自己的越狱者和守护神

原来这儿就是传说中的大教堂

通往天堂的荒凉火车站

汪洋大海中,风雨飘摇的唯一的渡轮

我在这儿祈求、忏悔,在这儿

领取同额等价的爱与恨,那么多

我和别的我,撞击在一起的烟花和钟声

那么多的我,在恢弘的天幕下

排着阴郁的长队,那么多的我

在明明灭灭的警示灯里,去往各自的

旷野和窄门,那么多的我压扁、抽空

切割又焊接着,一个个理想之外的

刺刀、保险柜,下水管道和轴承

永动机的轴承,有血有肉的

螺丝钉,一个又一个家庭的顶梁柱

匍匐在泥土中的,一根又一根颤抖的铁轨

那么多的我,我、我、我,和我……

在没有尽头的圆形轨道上

在碾压和被碾压的尖叫声中

一直想要拥抱在一起,却又永远隔着

一个拥抱的距离

 

往期精选

群山丨和晓梅访谈——文学是童年幽暗隧道的光亮

群山丨马瑞翎访谈——民族地域儿童文学的新原生态写作

群山丨张永权 : 真善美,儿童诗的永恒主题

群山丨湘女访谈录——余生献给你,儿童文学的在地性书写

群山丨杜福全 : 书签漫谈

群山丨张引娣:渐行渐远的冬日

群山丨杨云彪 : 坦途

群山 | 吕翼:逃亡的䝚貀(三)

群山 | 吕翼:逃亡的䝚貀(二)

群山 | 吕翼:逃亡的䝚貀(一)

来源丨@昭通日报 微信(ID:ztrbwx)
审核丨吕翼 
特邀编辑丨朱镛
责任编辑丨尹婕
投稿邮箱丨519045426@qq.com
广告咨询丨0870—3191937
@昭通日报 微信团队



推荐: 2021年性价比最高+售后服务最好的按摩椅


一、5000-8000元经济型
→1.奥佳华7508<¥5999元>点击查看
→2.艾力斯特R2<¥6499元>点击查看
→3.奥佳华7306<¥7999元>点击查看

二、8000-10000元舒适型(主流推荐)
→1.奥佳华7505Max<¥9699元>点击查看
→2.荣泰6810s<¥9980元>点击查看

三、1-2万以内豪华大气型
→1.荣泰A60<¥10800元>点击查看
→2.荣泰S60<¥12800元>点击查看
→3.奥佳华7515<¥ 11499元>点击查看
→4.日本松下MA31<¥ 13999元>点击查看

四、2-3万元以内高端豪华型
→1.荣泰7709<¥24800元>点击查看
→2.奥佳华7598<¥29800元>点击查看
→3.美国西屋S700<¥25999元>点击查看
→4.日本松下MA81[Real PRO机芯]<¥29999元>点击查看

五、3万元以上顶级舒适型
→1.荣泰RT8900<¥36800元>点击查看
→2.奥佳华8598<¥49800元>点击查看
→3.富士J2000日本原装进口<¥40999元>点击查看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权益请联系37896450@qq.com,我们立即删除,感谢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