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声 | 分享会与成员感想小记(一)
日期:2021-07-21 11:19

7月18日下午,暑期专业考察实践活动成果汇报在荆州传统工艺工作站报告厅举行,清华美院艺术史论系的五个小组将两周的所思所想、所究所得与工作站、学院相关专业教师分享。


这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少年们对荆楚文化的初步印象,是00后新一代对古老文明可能性的颠覆想象,是清华学子留在荆楚大地上的思与诗……



在学校里待了三年,与漆工艺进行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一件漆器,从胎骨到纹饰,都凝结着工匠的经验和时间,在漆工艺的传承中,也呈现着历史与文化的痕迹。然而,如果工艺仅仅反映着历史,那必定会被未来淘汰。现在面临的很重要的问题便是这些非遗传承人们传承了技艺与匠心,却缺乏一种设计与创新的能力。当漆器的器形仍局限于茶具、奁盒;当上好的红木家具上仍雕刻着繁复纹样、杂糅着各式风格,我们又怎能期待这样的非遗能真正融进现代生活?因此,在保持非遗精工细作的内核的同时,精准定位市场,设计出真正符合当下需求的产品,并打响非遗传承人的品牌,才能真正“见人、见物、见生活”,而这正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周度



此行十四天,传承人们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对手中之物的那种热爱,和愿意为其传承付出一生的那种热忱,浸润并滋养着荆州传统工艺工作站的手艺人们,也在感染并哺育着我们。

“这很难,但是一定可以做出来。”

“博物馆里的楚绣,那是美极了的好东西。”

“接下来一定会一直搞创新的。”

...........

坚持传统者不畏孤独,力行创新者俯身倾听晚辈的意见,着实为人感喟。相信在国家力主传统工艺振兴的背景下,一定会有更多人看到荆州传统工艺,一定会有更多人对此给予同样的热爱与热忱。


                          ——李一诺




非遗传承人身上有一种沉静的气质,这份柔和与沉静,是在数十年如一日与器物的相互守望中沉淀下来的。我们第一眼总是感叹手作之物的精美,这固然重要,但我想,我们也应该关注非遗产品所具有的内涵。非遗并不是高高在上,在现代社会,它更多地传达了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回归自我、认真生活、敬畏自然的态度,亦即“见人,见物,见生活”。悦纳这种态度,在快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中,我们或许能够更好地找到自我的定位。


                           ——刘耀如




在这为期两周的楚文化之旅中,我们一行人跟随陈岸瑛老师在湖北荆州、恩施、宜昌三地进行了形式多样、理论实践相结合的考察,但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不是所学,而是所见、所感:大漆的色泽,木头的香,不期而遇的满目青绿,扑面而来的江河气息,雨水浸润脚趾的凉意——鲜活的景,鲜活的人,鲜活的故事,鲜活的味道,这些会成为不灭的记忆,它们活着并自己生长。


                            ——凌珑




首次跟随老师的带领走出课堂“象牙塔”,近距离地直面文本和课堂上介绍过的大漆与漆艺,除了收获知识性的丰富与巩固,更为宝贵的是收获了很多在学校难以收获的实践性经验。原来会“咬人”的大漆采割时最先流出的漆液是高蛋白、高糖分乃至可食用的;原来耳杯造型并非“标准化”生产,两耳角度有差别以便叠放;原来漆艺师傅制作漆木胎时会考虑木材纹理方向以增强胎体强度……此外,最具启发性的收获在于陈老师对传统工艺振兴之路的解答——传统工艺的振兴需要做到对传统工艺的“活态”传承,在新环境中延续和增强传统工艺的生命力,做到“见人、见物、见生活”,对传统文化和工艺进行分解,从历史和文化出发,建立传统工艺与当代社会的联系。


                          ——李维国



在这里的半个月,从最初端的漆树种植、树汁采集,到漆材料的加工、生漆与大漆的应用,再到漆器的制作与髹饰,我们参观或参与了每一个环节。

在实践考察过程中,我也了解到、认识到了一些投身于漆产业的工作者。通过与他们的采访、交流,我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项目的概念、政策也有了更深的认识,它并不只是简单的口号,在其背后是无数人的合作与努力。

来荆州之前,漆艺对我来说只是浮于书本上的文字。如今即将离开荆州,楚式漆器在我心里有了明晰的样貌。


                         ——杨莹霖




作为第一次接触漆的人,近两周的考察使我对漆有了一定的感受和理解。在恩施巴东的漆树产区,了解了漆树的种植和采割;在工作站的生漆作坊,观看了生漆的加工过程;在大师的工作室,近距离感受漆器的制作过程。特别印象深刻的是“漆茶杯垫螺钿镶嵌”的体验课,一遍遍的刷漆是一个逐渐放空自己的过程,也是逐步了解漆的过程。如果能够像匠人们一样用两个月的时间慢慢涂漆,最终完成一件作品,应该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


                          ——毛祎莎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